Did I ever tell you about Ashton

Programmer, Life


introduction

本文原来是stackoverflow上的一个回帖,是其创始人回的贴 帖子的内容是关于新手程序员如何给上级留下印象

帖子的地址在这里

原本以前有中文的翻译,不过后来链接失效了,而这种讲故事的文章读起来就像亲身经历一样,就想重新翻译一下.

译文

Ashton 是一个你知道的那种典型吃着玉米长大的农场男孩。他的父母过去是嬉皮士,从来没成功的齐心合力做过事情,直到他的妈妈继承了在Michigan乡下郊区的一块15英亩的地。一家人搬了过去,买 了几只产奶的山羊,依靠在 Ann Arbor的农民市场上卖一些有机的山羊奶酪给那些雅皮士们维持生计。

从10岁起,Ashton就得每天早上4点起床,给那些该死的山羊挤奶,这让人精疲力竭。Ashton喜欢去上学,因为这就意味他不用在齐膝盖的山羊大便堆里干活了。整个高中,他死了命的学习,希望一份好点大学的奖学金能够让他离开这个农场。他发现相比农场生活,大学是如此的轻松,以致于他搞不懂为什么其他每个人不能像他那样得到全A(4.0 GPA啊,亲!)。他的专业是软件工程,因为他认为工程师是从来不会被要求临晨4点起来的。

Ashton从学院毕业,但是,说真的,并没有对整个软件行业了解很多,他去了求职招聘会,申请了三份工作,都得到了offer,然后挑选了其中支付薪水最多的:一年有疯狂般的32000美元,为州西南部的一家大型的家具公司工作,这家公司为全世界的公司生成办公隔间。

他再也不想看到农场了,于是他决定给他的老板 Charlie Sherman 留一个好印象

“这可不会简单啊,”他旁边隔间的同事,Jeff,说到“她可是这里的一个传奇啊!”

“是怎么回事?”他问到

“嗯,你记得一些年前,当时到处都在爆发千年虫(Y2K)病毒的时候么?”

Ashton估计是太年轻了,“千年虫?”

“嗯,没有人认为那些1960年间编写的那些老电脑程序在2000年的时候仍在运行,所以他们就只给年份留了2位。要存1999,就只用存99.所以当日期超过2000年1月1日的时候,电脑系统就崩溃了,因为他们要在2位里面填入“100”.”

“真的么,我以前以为那是一个传说呢”,Ashton回应

“世界上其他的每个公司,是没什么发生,”Jeff说,“他们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去检查每一行代码,但是在这,当然了,他们都是讨便宜的,所以压根没做任何的测试”

“完全没有?”

“没有,零测试,什么都没有,于是让人纳闷的是,当人们在1月2号蹒跚的回到工作的时候,没有一个玩意儿工作了。他们不能打印生产安排,甚至半数的组装线都没办法启动。并且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应该在工作的,现在啥都不能干了。工厂就停滞了。”

“开玩笑的吧”,Ashton说

“绝对没有。整个工厂都是安静的。现在的Charlie,当时还是个新人。她曾经在Microsoft还是NASA还是神马工作过,没有人认为像她这样的人才会在我们公司这样的地方工作。但是她当时坐了下来,然后她开始编程,编程,不停的编程。”

“Charlie一直编了9天。9天没有休息没有吃东西,甚至有人曾号称她从来没有去过盥洗室。她从一个系统到另一个系统,把他们都给真的修复了,要知道,天啊,那些要修复的系统可都是COBOL系统啊,整个工厂停滞,Charlie不停派人去Ann Arbor的大学图书馆去找一些老的COBOL的操作手册。组装线的工人们冻得直哆嗦,因为就连调温器都有千年虫的bug。而Charlie就一杯咖啡接一杯的像个疯女人一样在那里写代码”

“哇喔,而且她从没去过盥洗室?”

“好吧,这一块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的夸张。但是她的确24小时连续不停的工作。总而言之,在1月11日,就在大约日班就要开始前五分钟,她从她的隔间出来,走到了打印机边上,按了下按钮,然后,隆隆的,什么生产计划啊、小组安排啊都打印出来了,所有的东西都完美了,十分的规整,在以前是”99”的地方,现在是一个稍小的字体,这样可以填入”2000“,她甚至写了一个优先级优化系统好让他们能够赶一下这九天落下进度,以免丢掉太多客户,而且所有的组装线开始运行了,就像没有出过错一样,而且恒温器也可以是给力了,那些打印出的发货单都印着”2000“而不再是”19100“,从那以后,没有人再找出过哪怕一个bug。”

“啊,得了吧” Ashton回应到,“没有人写代码没有bug的好么!”

“她做到了,我可是亲眼所见啊。恢复的第一天就生产了与以前2天的同价值的隔间,因为没有一下停顿的。”

Ashton目瞪口呆了 “太经典了,我怎么才能达到那样?”

“你不行啊,亲,没人可以的.”Jeff回应道,扭头回去看着他的电脑终端,继续了那个在线的骂战,Spock和Batman对打谁能赢,这个已经火了4个多月了。

他不是一就这么放弃的人,Ashton发誓,终有一天,他也会做一些传奇般事迹。但是说真的,不会有另一个千年虫了。而且在Miichigan的那块,根本没有人在意优秀的编程。程序员几乎没有事情可以做。实际上,Ashton只被安排了一些很简单的小项目,有一次他花费了三个星期解决这么一个事情,有些国家的消费税是错误的,因为一些邮编号对应的的确跨越了两个不同的消费税区。搞笑的是,那是纽约州的人口稀少的地方,几乎不会有人会买办公室隔间,他们在那里一个客户也没有,所以他的代码从来没有运行过。

两年来,Ashton充满激情来工作,渴求能够做出一些不同,做一些很棒很牛的事情,而他的同事们则在网上冲浪,给他们的朋友发即时消息,或者成小时的外电脑纸牌。

Jeff,他的隔间同事,他的工作只有一个任务:更新一下每周的Excel表单,内容是那周有多少人在工作中受伤了.还没有人受过伤呢.有一周,Jeff打开那个excel文件, 到最底一行,填入日期和一个0.点保存,这就是他的工作. Ashton曾经帮Jeff写过一个宏来自动完成这个任务. Jeff不想被发现, 所以他拒绝安装了. 从那之后,他们好久没有说过话. 这很让人尴尬。

在一个他在这个格间工厂工作两周年纪念日的早上,Ashton在开车上班的路上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他所写的代码,没有一行运行过。

在他过去两天中所做的事情中,没有一件事情对这个世界带来哪怕一丝改变。

并且在密歇根的那一区域是令人厌恶的24度,天空灰暗,空气难闻,他的Honda已经快成一堆破铁,在市区中他没有任何朋友,也没有任何值得关心的。

当他沿着林肯大道开着车的时候,它看到家居公司就在他的左前方。在公司园区门口飘扬三面旗帜:一个美国国旗,一个密歇根州旗帜,还有一个白红色的公司标志旗帜。他驶入的变向车道排在一个在等待左转的汽车长龙的后面。在上班时间,总要等四五个红绿灯,才能转过去,于是Ashton有充分的时间取回忆一下他所写过的代码是否曾经被用过。 还是没有。

他hold住了眼泪。 他没有左转向,而是驾车直行,差点造成了一起交通事故,因为他忘了左转灯并不意味这你可以直行。

他沿着林肯大道驶去,然后上了一个叫做Gerala Ford高速公路,一直开到了Grand Rapids的机场才停了下来。他把他的破Honda丢弃在了航站楼的正前方,知道他的车一定会被拖走,甚至没有关上车门,径直走到Frontier Airlines的柜台,给自己买了一张20分钟后飞往旧金山的机票,他登上了飞机,永远的离开了密歇根。